姜堰手脚都慌了,抓着萧衍青急急地问道:“炼制毒、毒丹,还要用到毒虫吗?!”

    就算他是传统灵师,很少和毒虫一类的东西打交道,但他也看得出来,那只紫彩蜘蛛的毒性有多大!

    姜堰话音刚落,石大江又拿了只毒虫扔进去,这次竟然是一只体型巨大的蝎子,比普通蝎子大了有两三倍!

    姜堰这下震惊得连呼吸都变急促了。

    萧衍青也被这场面吓得不轻,他破天荒的有些慌张的道:“昭昭只跟我说了她打算炼制些灵丹和毒丹,至于这些灵丹和毒丹到底有什么功效,又是用什么炼成的,她没跟我说??!”

    主要是萧衍青自己也很信任姜昭,他从来都不觉得姜昭会做什么没把握的事情。加上他自己对炼丹这事儿也不算很了解,所以他才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姜昭竟然会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来!

    炼毒丹的手法,他多少也有所了解,但那仅限于一般的毒丹,是用药材就能炼制出来的。

    若是早知道姜昭竟然有这么大胆,他当初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姜昭跟着石大江进炼丹室炼丹!

    “别跟我那么多废话,你赶紧把门打开,我现在就要进去!”姜堰沉心静气,直接命令道。

    萧衍青苦笑道:“姜叔,别说你想进去,我现在也想进去??!可为了保障炼丹时的安全性,这间炼丹室的最高权限,一直都是交给三师兄一个人管理的。我虽然有权带人进入参观区,但要是想直接进去炼丹区的话,必须得有三师兄的允许才可以。所以,我们现在除了站在这里看着,别的什么都做不了?!?br />
    姜堰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道:“也就是说,你这个研究部部长就是个摆设,其实根本就做不了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衍青的脸皮尴尬的动了动,“也,不能这么说吧?”

    姜堰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儿:“我真是被你给骗了,竟然同意把女儿嫁给你这个骗子!”

    萧衍青哭笑不得:“姜叔,没这么夸张吧?我什么时候跟骗子扯上关系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这么回事?!苯卟辉诤醯陌诎谑中姆称甑牡?,“昭昭炼丹还要花多少时间???她到底什么时候才出的来?”

    萧衍青缩了缩脖子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姜堰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要不是婚礼的事情都已经全部安排好了,灵师界几乎也已经是人尽皆知了,姜堰是真有种想要立刻取消婚礼的冲动。

    


    萧衍青心中无奈,只得背着黑锅,和姜堰一起在外等待。

    姜堰就眼睁睁的看着石大江拿了一只又一只毒虫往铜炉里放,石大江的脸色也再次变绿,绿得差不多了他就吃灵丹,脸上的绿色褪了他就接着扔毒虫,周而复始,一直不曾停歇。

    而石大江的脸色每绿一次,姜堰的脸色也跟着黑一次。

    要不是姜昭的脸色一直很正常,从不见她吃什么解毒丹,姜堰只怕就真的要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石大江终于扔完了所有毒虫,他盖上了铜炉的盖子,自己也从飞剑上跳了下来,还把控制火候的事情接手了过去,也让姜昭有了一点休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姜堰见状忙道:“昭昭现在有空了,我们可以给她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炼丹室是屏蔽了信号的,电话根本打不进去,昭昭恐怕也根本没把手机带进去?!毕粞芮嘁⊥返?。

    姜堰眉头一挑,眼见又要发脾气。

    “不过炼丹室有特殊的通讯方式,我们还是可以直接联系到昭昭的?!毕粞芮嗝Φ?,“刚刚昭昭在忙,我们不方便打扰她,现在应该就没什么关系了?!?br />
    “有方法你不早说?!”

    姜堰现在是越看萧衍青越不顺眼,一个眼神就瞪了过去,“还不赶紧给我联系人?!”

    萧衍青忙启动了阵法,联系上了炼丹区里的姜昭。

    乍一接到消息的姜昭还有些意外呢:“大萧?你来炼丹室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我来了,姜叔也来了?!毕粞芮嗵酒?,“而且,我们已经在参观区看了很久了?!?br />
    他把他们看见姜昭和石大江炼制毒丹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姜昭一听就知道不好,有些心虚的道:“我爸怎么样???他没发脾气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萧衍青刚说了几个字,姜堰的声音就已经响了起来:“女儿啊,你这炼丹到底什么时候结束???爸还有事儿找你呢!”

    “爸,你找我什么事???”姜昭直接忽略了第一个问题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姜堰顿时就卡壳了。

    他能有什么事情非要找姜昭啊,当然是随便扯了个借口想要赶紧把姜昭骗出来而已??!

    可姜昭这一追问起来,他一时之间哪儿能真说得出来?

    萧衍青则在一旁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准丈人这变脸的速度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啊,刚刚还在朝他发脾气呢,这会儿就变成一股和煦春风啊,让人简直适应不来。

    
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?!苯叽蛄烁龉?,“现在最重要的是你!女儿啊,炼毒丹可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情,我看你们这毒丹炼得也差不多了,剩下的事情交给你石师兄应该就可以了。你还是赶快出来吧,爸带你去吃好吃的,玩好玩儿的!”

    “爸,既然你都看见我们炼毒丹了,应该就知道这毒丹的炼制过程对我其实没什么影响?!苯研Φ?,“您放心吧,我身上带着一只辟毒虫,又提前吃了您之前给我的姜家秘制解毒丹,现在简直就是百毒不侵。我们这次炼的毒丹也是第一次尝试,很多细节都是我和石师兄之前一再商量后才好不容易确定下来的,一点儿差错也不能有。毒丹的炼制如今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,我是不可能走得开的。您和大萧还是出去等我吧,等我把毒丹炼好了,出去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你们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我说这些,我也不想听!”姜堰再也忍不下去了,语含怒气的道,“你不听帮我的话就算了,让石大江来跟我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