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我?”

    叶鹏飞的声音十分冰冷,每一个字落入杜成典的耳中,杜成典都能感觉到似乎有一阵阵冷风在吹入自己身体内,他忍不住直打寒噤。

    作为一国统军将领的他,先前还在出言威胁叶鹏飞,而此刻的杜成典就好像是一只死鸡一般,努力做着临死前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威胁不了你,在金丹强者面前,这种威胁根本没用,但我真的有话说?!倍懦傻渑酥谱徘樾?,认真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可以让你说话,先放了铁头娃?!币杜舴傻?,伸手一召,百里剑倒飞回到剑鞘之中。

    他不怕杜成典有什么过激行为,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下,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然。

    杜成典如蒙大赦,没有丝毫犹豫,马上给铁头娃松绑,而后带着铁头娃走出马车。铁头娃一经脱困,连忙朝叶鹏飞奔来,他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救自己的人是叶鹏飞,虽然叶鹏飞现在改变了样貌,但铁头娃却认得他的剑。

    “小老弟,你……”

    铁头娃声音有些发颤,想要说什么却被叶鹏飞拦住,道:“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时候,一会儿有空,我在慢慢和你说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叶鹏飞重新看向杜成典,冷笑道: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讲?”

    就在叶鹏飞适才跟铁头娃说话之际,杜成典悄悄的从背后取出一根黑色棒子状的东西,而后轻轻捏碎。

    他的小动作叶鹏飞并没有注意到,不过即便注意到,叶鹏飞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国都之内的一处府邸之中,一位满面白须的老者正在盘膝打坐。

    突然,老者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猛的睁开眼睛,一双浑浊的眼眸中净是杀意,他怒道:“谁?谁敢杀我杜家长孙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老者话没说完,整个人已经冲了府邸,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国都之外疾冲而去。

    国都中大街上行人络绎不绝,老者却没有丝毫忌讳,直接横冲直撞,行人纷纷被撞开,一些普通人甚至被他身上带着的巨大冲击力撞飞出去,摔在地上时已经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杜家的那位有发狂了!”

    一群皇城巡检司的人马恰巧此时经过,见到这惨烈场景不由得摇摇头,远远避开。

    老者很快便冲到了城门,正要直接冲出去时,突听城门处传来一个男子的叫喊声:“反贼!城外有皇上通缉的反贼,你们快去派人去将他拿下,快去??!”

    老者转头望去,突然发现这说话之人自己认识,正是杜家的一名庶子。

    “杜师,发生了什么事?你堂哥杜成典呢?”老者上前一把揪住杜师的衣领,疾声问道。

    杜师不过是杜家的一个小小庶子,平时老者并不如何待见此人,但现在情况特殊,杜成典似乎遇到了危险,又听说杜成典与杜师关系亲密,他不得不停下来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老祖?拜见老祖!国都城外有贼人造反,我大哥骠骑大将军杜成典正在与那反贼周旋,特地派我回来调兵前去缉拿反贼,老祖来得正好,快去,晚了那反贼恐怕要逃!”

    杜师见到来人居然是杜家的老祖,不由得大喜,连忙郑重其事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其实乃是贪生怕死逃出来的,现在却说成自己受了骠骑大将军之命,特意回来调兵谴将。

    “什么?反贼竟然杀到国都来了!对方多少人马?”杜家老祖脸色一沉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……一个,不对,是……两个……”杜师不知如何回来,诺诺道。

    杜家老祖瞪了他一眼,骂道:“对方仅仅一个人你们都收拾不了,正是废物!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整个人再次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国都之外。

    见叶鹏飞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,杜成典暗喜,而后也顾不上什么面子,开始对叶鹏飞苦苦哀求道:“叶前辈,这一切都是误会,此事都是因为杜师而起,通缉你也是杜师出的注意,跟我没有丝毫关系。求放了我,我是杜家年轻一代第一人,只要前辈放了我,我杜家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,灵石,丹药,地位,女人,什么都可以给你,只求你放了我?!?br />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叶鹏飞不为所动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还……还不够?”杜成典脸色一变,但随即连忙改口道:“不……我的意思是,我杜家有一件上等法兵,只要你放了我,这件上等法兵也可以给你?!?br />
    “你觉得我需要这些么?”

    叶鹏飞嗤笑一声,伸手再次一召,先前追杀杜师的释难剑也随之被召了回来,回到剑鞘之中。

    杜成典这才意识到叶鹏飞身上的飞剑品质不凡,自己家族内的那件法兵对于他来说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?既然说完了,那我就送你上路吧?!币杜舴衫淅湟恍?,向着杜成典走去。

    不管是杜师还是杜成典,叶鹏飞没有打算放走任何一个人,两人都要死,杜师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,等杀了杜成典之后,他会亲自杀进国都将杜师揪出来手刃。

    逃?

    他叶鹏飞真正要杀的人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个能逃的!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不能杀我?我是西楚国骠骑大将军,你杀了我,皇帝一定会震怒,他不会放过你?!笨醋乓杜舴勺呃?,杜成典再次颤声道。

    可是,叶鹏飞却不为所动,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杜成典再次哀求道:“今日国都有玄洲的金丹后期强者前来做客,你如果杀了我在闯入国都,定然会引起公愤,只要你放了我,我可以帮你将杜师揪出来?!?br />
    杜成典已经不打算在保杜师了,他甚至后悔刚才让部下?;ざ攀?,若不是因为杜师,自己身为堂堂骠骑大将军,怎么会落入今日这般田地,何苦向一个少年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叶鹏飞的脚步终于顿了一下,他皱了皱眉,道:“玄洲来的金丹后期强者?”

    杜成典见叶鹏飞犹豫,顿时心神大震,连忙道:“是,玄洲来的,听说此人颇有身份,就连西楚国皇帝都要对他客客气气,现在国都之内全城戒严,我也是受到皇帝召唤,特别回到国都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是关键时候,你要是杀了我,一定会触怒皇帝,说不定那位玄洲来的大人物还会出手,就算你修为再高,总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杜成典的话只说到一半,下一刻他便说不下去了,因为叶鹏飞已经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之上。

    “废话真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