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快3一定牛>玄幻穿越>透视龙魂在都市>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大收获
    虽然这传送旗内部的法阵符文,都极玄妙,但陈禹拥有着龙魂记忆,多少还是能看出些端倪。

    这传送令旗,不是攻伐用的法器,但等阶,也要列入神阶……传送方向的控制上,只要能完全炼化了它,都可以随心所欲。至于传送距离,极限应该不会低于万里之遥!

    这听起来很夸张,但到了神器这个层次的法器,已是大道法则的具现。万里之遥一点也不算夸张!

    相比驭雷珠,这传送令旗对修为的要求没那么高……大是要完全祭炼掌控,也不会多么容易就是!

    收起这传送旗,陈禹都忍不住想要仰天大吼,以发泄自己心头的兴奋和喜悦!

    在龙魂记忆之中,更强大的圣器的威力,都是司空见惯。但现实和记忆终究不同!

    而且,天玑神王留下的这些宝物,显然经过考量,非常符合他的心意!

    传送令旗可以用来逃命,驭雷珠他虽然发挥不出全部威力,却可以初步祭炼后使用。白虹刀则是可以发挥出大部分威力!

    得到这三件宝物后,只要初步完成祭炼,一个照面即可斩杀幽叶那样的元婴修士!

    幻神海固然凶险无比,但所藏的机缘,确实超乎想象,可谓远远凌驾于整个昆仑墟之上!

    兴奋的情绪下,陈禹迫不及待冲向第四层。

    第四层,养兵阵法又变,兵器格又少了很多,仅剩下十几个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兵器格中,存放着一尊小鼎。

    取下来一看,赫然又是一件神器,名为‘承元’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件神器,却是土属性的神器。陈禹并没有炼就地灵阳胎,无法驭动它,发挥出它的威力!

    心下有点失望,但终归是又一件神器到手,陈禹当然不至于要抱怨……再则,日后炼就地灵阳胎之后,他总有能用上的可能!

    收起承元鼎,他又来到第五层!

    第五层还是一件神器,是一柄水属性的玉如意。

    神器这个层次的法器,内部都另藏乾坤了,这玉如意也不例外,内部藏着七重空间,封印着七重强大的水系阵法!

    这件玉如意带给了陈禹惊喜。

    而后,他满怀期待,来到第六层!

    第六层中,兵器格仅剩九个,其中一个兵器格中照例留着一件宝物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黑色的,沉重异常的铁尺,乍看此物,陈禹却是不由得神色一震!

    只一眼看去,这铁尺,给陈禹的感觉是无比沉重雄

    


    浑,仿佛是山岳被远古大神通炼成了这一杆铁尺!

    这铁尺的材质,他也感到有些陌生,在龙魂记忆之中暂时也找不到对应之物。

    这件法器,给陈禹的感觉极度不凡,比之前的那几件神兵,尤要强大得多,也神秘得多!

    陈禹试着以神念将其取下,但铁尺却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陈禹只能御气飘起,用手将铁尺取下来,铁尺一入手,他的御气术完全承受不住,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爬起来,将铁尺提起,以他的实力,却居然也感到极吃力!

    法力凝聚在尺间,这一杆铁尺毫无反应!

    “极品神器!”陈禹做出判断,心头巨震。

    翻过铁尺,陈禹找到了两字铭文:重岳!

    真正如山岳般的法器,只可惜,陈禹现在完全用不了。而且,他用左眼看去,居然也看不到铁尺内部的阵法折叠!

    翻来覆去研究了好半晌,陈禹最终只能放弃,将这重岳尺收入乾坤袋之中!

    事实上,这重岳尺被收入乾坤袋之后,陈禹感到乾坤袋都变得沉重不少。

    他来到第七层,也即是最后一层。

    这第七层,却只有一个兵器格,兵器格是一杆长枪的形状,但里边放的不是长枪,而是一枚令牌。

    取下令牌,赫然是骨骼所制,陈禹神念查探时,感觉到浩瀚神威从这令牌上腾起,震得他神魂乱颤,不堪重负!

    在这令牌爆发的威压面前,他的神魂力量渺小如尘埃!

    陈禹连忙收起探查的神念,那神威才慢慢收敛!

    神威的气息,和天玑神王的气息并无二致,带着凛冽的妖气,让陈禹确定,这令牌怕是天玑神王用它自己的牙齿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陈禹不敢再多查探,收起了令牌,心里却在想着天玑神王留下这令牌的用意!

    从这第七层的兵器格的形状来看,这里原本不是存放这令牌的。

    而这里原本存放的兵器,应该也是天玑神王亲用的兵器,这令牌是专门留给来到这里的传承者的!

    令牌,或许是某种身份的象征?

    一时间想不明白,陈禹不再耽搁,下楼离开。

    除却令牌之外,在这里得到的六件法器,陈禹的收获可谓是大到超出世人的认知。使他的战力可以在短时间内再度暴涨!

    “天玑神王的实力,恐怕已达到了合道之上的大乘期。这个层次的存在,比世人想象的仙人还有强大无数倍!”陈禹心念

    


    转动,自语道:“天玑神王已是如此,那么,如果得到西王母的传承,成为幻神海的新主人,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走出藏兵阁,陈禹看到了赤顶离火鹤已等在外边。

    看到陈禹出来,赤顶离火鹤却是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“小赤!”陈禹嘿嘿一笑,得意地说道:“现在,我是你的主人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赤顶离火鹤扬起长颈,回以不屑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要背叛神王的意志?”陈禹得理不饶人,继续得瑟地说道。

    赤顶离火鹤长长的鹤嘴在摩擦,如同人类的咬牙切齿,它说道:“我不会背叛神王的意志,但你太弱小了。想要我听从你的命令,等你能打败我再说吧!”

    陈禹不由得有些头疼,这头守护兽,好像有点看自己不顺眼?

    不过,这也正常,鹤性高傲嘛!

    陈禹也懒得在这一点上纠缠,问道:“除了这里,天玑峰上,还有宝库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赤顶离火鹤一个转身,迈开长足。

    陈禹心里一震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说起来,威力强大的神器固然很好,但在他融合的龙魂记忆传承中,这些终究是外物。他更期待得到高品阶的灵药。

    灵药在手,就可以提高实力,增强自身。七阶八阶的圣药,陈禹不介意来个十株八株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