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桃儿是真不想看见焦月春。

    薛烺更不想看见,看见就只想打人。

    两人抱着同样的心思,相互看了一眼,才一起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焦月春在就在吧,反正他们不怕她,要怕也是她怕他们。

    薛烺手伤了,许桃儿出来的时候记得抓了包,里面有钥匙,她就先开门。

    结果开了两下没打开。

    “哎?怎么打不开?”

    许桃儿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?!毖R上去看了两下,眼底一冷,“锁换了?!?br />
    许桃儿嘴角抽了抽,“锁换了?”

    竟然把锁都换了!

    许桃儿拔出钥匙,直接拍门。

    门被拍得啪啪响。

    “谁???”

    李婶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?!毙硖叶α艘簧?。

    李婶听到许桃儿的声音,脚步顿了顿,然后才重新过来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是少爷和小夫人回来了,快请进,先生这会没在家”李婶非常热情待客。

    热情是热情,只是这一份热情就是待客的,好像薛烺和许桃儿是外人一样。

    许桃儿似笑非笑,“这锁是什么时候换的?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李婶尴尬笑了笑,心里想不是都断绝关系了吗还来关心换不换锁的问题,果然还是舍不得这么大的家业。

    她心里想想着,面上却不显,只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前两天夫人让换的,因为好像有小偷来撬过锁,小夫人你们都不回来,所以才不知道,快进来,进来?!?br />
    她解释着却完全没提给他们新锁的意思。

    许桃儿看着李婶想到了狗仗欺人这个词。

    之前李婶还是很客气的,不过如今却变了态度,看来是听到薛爱国要将薛家交给薛飞,然后焦月春也回来了的缘故。

    许桃儿打赌,薛家大门锁换了这件事薛爱国不知情。

    许桃儿猜得没错,这件事薛爱国还真是不知道,因为他基本就不用钥匙开门,家里随时有人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没人他要自己开,焦月春将他的钥匙换了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薛爱国不知道家里的大门钥匙都换了,还演了一场戏来试探薛烺对他的感情,也实在是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许桃儿和薛烺一前一后进了屋,焦月春也听到动静来了。

    “呦,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薛烺和桃儿回来了,快进来快进来?!?br />
    焦月春回了几天薛家,之前的狼狈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薛爱国在家的时候,她是勤恳的保姆,薛爱国不在家,她就继续做她的贵夫人,又重新端庄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薛烺和许桃儿,焦月春眼底闪过刻骨的恨意,面上却又露出了温柔的笑,好像之前的矛盾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许桃儿看着焦月春这样子有点牙痒痒,忍不住磨了磨牙。

    薛爱国则感觉手有点痒,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站着不动了,快进来啊,你们回来没提前说,你爸他不在?!?br />
    焦月春女主人架势十足,“李姐,快去倒水给客人?!?br />
    许桃儿挖了挖耳朵,“聒噪?!?br />
    看焦月春还要说,许桃儿不耐烦,“不想被打就闭嘴?!?br />
    焦月春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