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胆,谁让你看着本公子的,谁让你笑的,来人啊,给我掌嘴?!彼低?,就看向了一旁同样是女扮男装书童打扮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听话的就要走到桑栀跟前,对桑栀动手。

    霍小仙当即就火了,“我说你这个小子,讲不讲到里啊,你是想砸场子是不是?别以为我们好欺负,我告诉你,桑栀可是唐胥尧的干妹妹,唐家,知道吗?黑白两道通吃的,要是让唐老板知道你这么欺负他妹妹,他不把你活剥了才怪呢!”

    女子轻蔑的冷哼一声,“什么狗屁唐家?没听过,你们还冷着干什么,还不动手,都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看你们谁敢动,别以为你带着两个会武功的就了不起了。我妹子可是有贴身侍卫的,那是她男人给的,她男人可了不起了,武功厉害,高大威武……”

    她男人,不就是江行止吗?

    女子本来还没有那么生气,听完霍小仙说起这茬,气的脸色发白,猛地一拍桌子,“你们是死人吗?这个女人对本公子不敬,还不给她点儿颜色瞧瞧?!?br />
    桑栀摇摇头,她想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如果真动起手来,她是真的占不到什么便宜的,刚刚关鹤走后,她就让李晏跟着去了,这会儿他还没有回来,谁能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凑巧呢?

    桑栀知道,自己如果真的落到这些人的手里,肯定要倒大霉的,与其那样,不如……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他们估计也没想到桑栀会些拳脚,故而有些轻敌了。

    在毫无戒备之下,桑栀把随身携带的药粉洒在了空中,趁着大家捂着鼻子咳嗽的时候,她快速的从缝隙里穿过,直接走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,用江行止送给她防身的匕首抵在了女人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。

    他们见过桑栀的很多面,但是谁也不知道桑栀的身手竟然这么利落。

    桑栀能有这样的伸手,还要多亏了江行止,他这些天会交给桑栀一些防身的功夫,她在他身边,当然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,但是依着她的性子,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呢?

    桑栀的唇边泛着一抹冷笑,耳畔是女子撕破伪装的真实声音,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顾不得把声音压低了再装男人了,冰凉锋利的刀刃贴在她的脖子上,只要桑栀轻轻一划,她就算不死也要留条疤了,那还得了?

    女子在心里骂自己带来的人是蠢货,还说是什么高手,居然连个乡下小村姑都制服不了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,她更担心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再动我就不敢保证是划破你的脖子,还是你的小脸蛋了?!鄙h偕斐鍪至硪恢皇?,在她的脸蛋上摸了摸,细腻光滑,让她一个女人都有些爱不释手呢!

    女子不敢动,但是眼神充满了愤恨,紧张的她,根本不知道桑栀已经识破了她的伪装。

    她的那些个随从也抽出了兵器,想要动手,桑栀冷冷的扫过,“我不想伤害任何人,如果你们敢乱来,我就不保证她是否能够活命了?!?br />
    女子彻底被桑栀吓哭了,从小到大,她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啊。

    这个桑栀,该死的桑栀,她要杀了她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?!迸悠奶?,“还不放下兵器,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?!?br />
    随从们低着头,被骂的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桑栀,你敢伤我一根汗毛,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,我要灭你九族?!迸蛹幢闶谴τ谡庵志车?,仍然如此的桀骜。

    桑栀勾唇,“我说了,我不想伤害任何人,是姑娘你一开始就对我充满了敌意,我是迫不得已这么做的?!?br />
    “姑娘,什么姑娘,谁是姑娘?”女子嘴硬的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桑栀拍了拍她的脸蛋,“这一招我早就用过了,你瞒不过我的?!?br />
    “哼,少废话,既然你不敢杀我,那就放开我,我还可以饶你一命?!迸铀档?。

    桑栀知道,以她说话的语气来看,她的身份不一般,自己得罪她无所谓,如果连累了酒坊里的人,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可以放开你,但是这事儿跟别人没关系,你让我陪你喝酒,一百两银子我就陪你喝,不得伤害其他人?!?br />
    女子转了下眼珠,“好啊?!?br />
    等到放开她的时候要如何,还不是她说的算,那会儿怎么可能还让桑栀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想到的是,桑栀在放开她的时候,给她喂了一颗药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她想吐,却吐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说不伤害别人的话,我不相信,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有个保障我给你下了点儿毒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女子大惊失色的喊了起来,“毒药?你给我吃毒药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起手就想打桑栀,不难看出,这个动作她很自然,说明以前没少打人。

    不管她什么来路,有错的人是她,任性妄为的人也是她,桑栀就没惯着她的毛病。

    抓着她的手,直接甩开了,“我劝你最好不要再惹我,我的毒虽然不毒,但是七天之内如果没有解药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桑栀故意拖长了声音,吓唬吓唬她。

    果然女人上钩了,“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这张美丽的小脸蛋就保不住了,不仅如此,你还会从五脏六腑开始腐烂,最后皮肤松弛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别说了?!迸吮簧h俑抛×?。

    这口恶气,她只能先忍住了,她就不相信以后还没有机会教训这个臭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那些随从们仍然跃跃欲试,桑栀冷冷的看着那些人,“我劝你们最好收敛些,别逼我做出让大家都后悔的事儿来?!?br />
    果然,被桑栀这么一警告,他们的眼神也淡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桑栀勾唇,然后看着气呼呼的女人,“不是说要请我喝酒吗?一百两银子一杯,你的银子呢?”

    女人愤怒的从一旁的随从身上摸出一打银票,“喝吧,喝死你?!?br />
    桑栀看了眼大致的数目,“就这点儿?你也太抠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三千两?你会不会数数???”三千两银子,三十杯酒,差不多也该醉了吧?